玉带生歌并序

清代·朱彝尊

玉带生,文信国所遗砚也。予见之吴下,既摹其铭而装池之,且为之歌曰:

玉带生,吾语汝:汝产自端州,汝来自横浦。

幸免事降表,佥名谢道清,

亦不识大都承旨赵孟俯。

能令信公喜,辟汝置幕府。

当年文墨宾,代汝一一数:

参军谁?谢皐羽;寮佐谁?邓中甫;

弟子谁?王炎午。

独汝形躯短小,风貌朴古;步不能趋,口不能语:

既无鹳之鹆之活眼睛,兼少犀纹彪纹好眉妩;

赖有忠信存,波涛孰敢侮?

是时丞相气尚豪,可怜一舟之外无尺土,

共汝草檄飞书意良苦。

四十四字铭厥背,爱汝心坚刚不吐。

自从转战屡丧师,天之所坏不可支。

惊心柴市日,慷慨且诵临终诗,疾风蓬勃扬沙时。

传有十义士,表以石塔藏公尸。

生也亡命何所之?

或云西台上,唏发一叟涕涟洏,

手击竹如意,生时亦相随。

冬青成阴陵骨朽,百年踪迹人莫知。

会稽张思廉,逢生赋长句。

抱遗老人阁笔看,七客寮中敢嗔怒?

吾今遇汝沧浪亭,漆匣初开紫衣露,

海桑陵谷又经三百秋,以手摩挱尚如故。

洗汝池上之寒泉,漂汝林端之霏雾;

俾汝畏留天地间,墨花恣洒鹅毛素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