汉文帝论

清代·方苞

三王以降,论君德者,必首汉文,非其治功有不可及者也;自魏、晋及五季,虽乱臣盗贼,闇奸天位,皆泰然自任而不疑,故用天下以恣睢而无所畏忌;文帝则幽隐之中,常若不足以当此,而惧于不终,此即大禹一夫胜予、成汤慄慄危惧之心也。世徒见其奉身之俭,接下之恭,临民以简,以为黄、老之学则然,不知正自视缺然之心之所发耳。

然文帝用此治术,亦安于浅近,苟可以为而止。其闻张季之论,犹曰卑之毋高,盖谓兴先王之道以明民,非己所能任也。孔子曰:子产犹众人之母也,能食之而不能教也。《书》曰:周公师保万民。若文帝者,能保之而不能师也。夫是,乃杂于黄、老之病矣夫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