越车

明代·方孝孺

越无车。有游者得车于晋楚之郊,辐朽而轮败,輗折而辕毁,无所可用。然以其乡之未尝有也,舟载以归而夸诸人。观者闻其夸而信之,以为车固若是,效而为之者相属。他日,晋楚之人见而笑其拙,越人以为绐己,不顾。及寇兵侵其境,越率敝车御之。车坏,大败,终不知其车也。

学者之患亦然。圣人之道,离之为礼乐、政教、法度、文章,合之而为性命之原,仁义之统。其事业在诗书,其功用在天下。粹而全,大而正,确乎其无不具也。不幸而败于私欲,折于异端,昧于众人之不知,窒于学者之多歧。于是世各以资之所近为道:愿者以小慈为仁,刚者以严刻为义。能言者溺于言,而不求于所不言;嗜名者以诡僻立事,而未尝要之于至理。人人莫不自谓得圣人之全,而圣人之大全卒为天下裂。譬之摧辀断毂之车,置而不用,犹或可以欺世。苟责之以任当世之重,其不偾事者,几希。故人不知学,足以害其身,而不能祸天下。学不知道而多才能,其为害也大矣。是以学以知道为贵,知道以识其大全为贵。存之于心,体之于身,见之于事而著于言,一以圣贤为师。少有未至,自视凛然,若耳目手足之不完也。恒以为己忧,则为善学矣。挟其易成之技,而不求道之大全者,皆敝车类也。

仙居陈宪直与其同姓之友子颖,奉其县大夫之命,谒予山中,将率俦辈从予以为学。予固求圣人之全而不得者,自度不堪师人。且今学校之所学者,将以为道乎?将以为进取之计乎?抑将以任当世之重,而推所得以及人乎?如止以期进取,则无用吾言矣。苟志乎行道以及人,舍圣贤将谁师哉!而奚取于吾徒也。夫所慕者圣贤也,所法以自期者亦圣贤也,则其行事几于道也必矣。合圣贤而不师,而仆仆焉求吾徒之愚者而师之,吾惧宪直、子颖之为善学者笑也。虽然,观其细可以知其大,于吾徒也犹不之遗,而况圣贤之道乎?然则宪直子颖之取善也周矣,其所慕者殆非进取而已也。不惟进取利禄之慕,而以道为归,余虽鲁且病,固将以宪直子颖为友。于其别而去也,欲无说,得乎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