琼花观看月序

清代·孔尚任

游广陵者,莫不搜访名胜,以侈归口。然雅俗不同致矣。雅人必登平山堂,而俗客必问琼花观。琼花既已不存,又无江山之可眺,久之,俗客亦不至。寂寂亭台,将成废土!

丁卯冬,余偶一游之,叹其处闹境而不喧,近市尘而常洁,乃招集名士七十余人,探琼花之遗址,流连久立,明月浮空,恍见淡妆素影,绰约冰壶之内。于是列坐广庭,饮酒赋诗,间以笙歌。夜深景阒,感慨及之。

夫前人之兴会,积而成今日之感慨;今日之感慨,又积而开后贤之兴会:一兴一感,若循环然,虽千百世可知也。而况花之荣枯不常,月之阴晴未定,旦暮之间,兴感每殊。

计生平之可兴、可感者,盖已不能纪极矣。今日之集,幸而传也。不过在不能纪极中,多一兴感之迹;其不传也,并兴与感亦无之,而所谓琼花与明月,固千古处兴感以外耳。